纪念滚滚而去的 2016 年

2016 年,就在今晚,即将滚滚而去。

这几天一直想要写个年度总结什么的,可是临近午夜,却不知道该写什么好。并不是因为这一年过得太平淡,而是很多情感已经融入到了我日常的生活中,没有什么特别提及的必要了。但是不管怎么说,总还是得稍微写一写这一年所发生的事情,以待将来缅怀之用罢。

两条主线

我依稀记得这一年是从一个项目若干考试开始,拉开帷幕的。

一个项目,是“机器学习实验平台”项目,或称为 cake 项目。立项自本科毕业设计,参考了我在微软亚研院实习的时候见到他们内部使用的实验平台,同时也为了各种不同的假象中的用户添加了很多复杂的设计,以至于整个项目进行了超过一年时间。直到最后,我已经搞不清这个实验平台,至少在设计上,对于我个人以及周遭的其他人是不是真的有意义了。

当然从结果上看来,这个实验平台是没能用起来的。直到今年 4 月份,服务器端成型的时刻,依旧没有一个能够投入使用的、简单易用的图形界面。时至今日,我已开始全面转向机器学习的研究,我越发地感觉到,虽然这个项目的设想确实非常令人激动,服务器的实现也如预想般高度集成,但是就算没有这个项目,我依旧能够通过日常使用服务器的过程中积累的各种脚本,达成一大半自动化实验的期望。

直白一点来说,没有一个功能完善的实验系统,我也能凑合着做实验。所以这个系统也就被我搁置了。更糟糕的是,由于这个系统在设计上是集成化的,很难把每个部件拆开单独使用,所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,缺少图形界面的情况下,这个系统也很难在实践中真正被用起来。

不过这一年时间也并非被浪费掉了。首先,我也并非花了整整一年只用来做这个系统。数学方面,我修了最优化方法、泛函分析和组合数学三门课。这一年开始时的若干考试,说的就是这三门课的期末考。虽然最终三门课的成绩都不算太好,实在是遗憾得很。如果当时没有做 Cake 项目,又或者三门课我只修两门,也许考得就会好一点吧?

机器学习方面,我修了统计机器学习课程,并在之后又阅读了 “Deep Learning” 和 “Pattern Recognition and Machine Learning” 两本书。如果说把设计与实现 Cake 项目看做一条主线,而把数学和机器学习的理论学习看做另一条主线,那么我在理论主线上的学习,还是颇具成效的。

Cake 项目也并没没给我带来任何直接的好处。为了 Cake 项目,我前前后后一共写了三至四万行 Sacla 代码和近两万行 Python 代码;当然,都计算了空行和注释。如此大量的工程实践让我建立了不错的工程直觉。如果让我再一次设计 Cake 项目的话,我有把握做到把整个系统进行拆分,使得整个系统在项目进行的过程中逐步成型;先开发最小功能子集,然后再根据实际的需求对每个功能进行升级。同时,灵活使用各种语言框架和其他的开源系统。

所有这一切原则的目标都是尽快用上系统,使得整个开发过程得到正向反馈,而不是对着一个水月镜花的目标前进——如果当时我有这样的意识的话,也许 Cake 项目真能用起来也说不定吧。

这样的工程直觉已经给我带来了具体的好处。最近三个月,在我研究深度学习方法应用在时序数据中的过程中,已经整理出了一个复用性非常高的基础库,并且在每天的实验中真正起了作用。

明晰愿望

2016 年对于我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我终于明晰了个人的愿望。

在刚刚跨入 2016 年的时候,其实我还是有一些迷惘的。在本科时代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,我一直以为我将来的人生也就这样了:会写点代码,找个凑合得过去的工作,得过且过。无论是爱情还是金钱都不能提起我的兴趣,因为我觉得人生不过百年,还要每天为了活着而活着,“心为形役”,活得这么不自由,一点也不开心。

果然还是把一切都寄托在二次元的世界里面好,因为那样的世界是无限绚丽与自由自在的。

然而直到我接触了科学哲学课(近代科学,尤其是物理学哲学思想的科普),接触了神经网络,并由此触摸到了真正的数学,一切都改变了。我第一次发现,原来现实世界中是存在真正的自由的。在数学、物理和哲学的世界里面,只要有坚实的功底,再加上一点点想象力,那么整个世界都唾手可及。

这个世界和二次元的世界竟然同等地绚丽和自由。

可是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太晚了。我这一生大概也不可能做一个数学家或者物理学家,因为那时的我已经度过了大学近三年的时光,并且在数学和物理方面可以说是一无是处。就算是做个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学者,在当时的我看来也是难于上天的,毕竟我在这个方面就是一张白纸,连第一笔落在哪里都完全不知。

所以在 2015 年整个一年的时间里面,我都在试图追逐别人的脚印,徒劳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路,可是内心是困顿的,是疑虑的。我总是在问自己,我真的做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研究吗?我真的做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研究吗?

这个问题在今年初的一个冬日夜晚得到了解答。那时的我走出实验室,看着广袤而无穷的黑色夜空,突然发觉人类是那么地渺小。就算是人类之中最厉害的那些数理大神,也依旧不能超越人类的生理极限。一个最直接的佐证,就是基础自然科学在根本上,已经很久没有突破性进展了。或许哪一天,人类就会在这个生理极限所设下的壁垒前,再也不得进寸步。

所以人工智能最重要的意义,绝不在于模仿人类的情感,而是作为一种工具,去突破人类的智力极限。将来总会有一天,基础自然科学的突破,不得不求助于机器的智能。

那一刹那,我终于明晰了自己的愿望——

“愿凭此非神之躯,为你上听天意的道路中,铺下一片青砖。”

我要为了那一天的到来而做些什么。并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有多聪明——比起历史上的那些大神,我毫不怀疑自己的愚蠢与弱小。我唯一能够凭借的,大概只有这个非神之躯,还有这份朝着上听天意的道路前进的勇气罢了。

新年愿景

在本文的最后,就让我用最简洁的方式,来叙述一下新年的愿景吧。

  1. 发(至少)一篇机器学习的论文,作为这两年困顿心路的一个终点,以及新的起点。
  2. 复习微积分,学习数学分析,以及群论,为我想要达成的终极目标作准备。
  3. 在 (2) 的基础上,如果能顺便学一下常微分和偏微分方程就好了。
  4. 是不是应该在 (3) 的基础上更贪心一点……

好吧,那么就启程吧。向着星辰大海,前进。